tt直营网|搜狐的存在感,全在弹窗广告里

时间:2019-12-22 17:29:21 访问:2869 次

tt直营网|搜狐的存在感,全在弹窗广告里

tt直营网,活在新闻弹窗里的搜狐,实在太不争气了。/图虫创意

张朝阳兴,搜狐兴;张朝阳苦,搜狐苦。如今张朝阳不兴不苦,勤奋而努力,却无人能预测,他这次会带来一个怎样的搜狐。

这些年来,“张朝阳”与“互联网”这两个词之间,常常夹着“错过”二字。张朝阳和他的搜狐,在最初的荣光之后,几乎错过了互联网上所有的风口。

倒是有一件跟互联网有关的事,张朝阳从没错过——在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,办了六届,张朝阳就参加了六回。

2017年,张朝阳在乌镇和其他互联网大佬聚餐。/图虫创意

前两天,张朝阳再游故地,谈谈5g,说说过去,还打开他的社交产品“狐友”,cos网红玩直播。

8月初,张朝阳为刚上架的“狐友”发了一条微博,评论只有100多条。用户吐槽,“狐友”基本上是张朝阳自high的朋友圈。

这个不太好听的名字可能是搜狐开的互联网式玩笑,从数据和口碑来看,真的挺像个称职的玩笑。

如此直白不做作的宣传也是很少见到。/@搜狐charles

张朝阳在这次互联网大会的采访上再次强调:“带搜狐回归媒体。”可这只狐狸好像已经离开媒体太久了。

和讯网的一篇文章指出,搜狐旗下所有资讯平台的日活总数,加起来不到4000万,甚至打不过竞争对手的单个产品。

上架宣传评论破百的“狐友”,真能承担张朝阳回归媒体的野心吗?

一只不甘寂寞的狐狸

唱衰流量已成主流之时,搜狐终于搭上了流量的车。今年9月,搜狐请来范丞丞,拍了一条活动宣传片。张朝阳转发视频的微博,转评赞数据在首页一片二位数中格外亮眼。

“苦难是一种财富。”“在苦难中奋起,是因为做人的价值的指引。”——这些由范丞丞口中念出的台词,很“张朝阳式”。

张朝阳本人也在视频中出镜。/宣传片截图

搜狐一直很“张朝阳式”。那些错过的风口,那些末班车上的挣扎,总带着一种老骥伏枥、却壮志再难酬的悲壮哲学意味。

现下,搜狐最有存在感的时刻,恐怕是搜狗输入法运行时猛然跳出的弹窗。年轻还小的用户,若非有这个死活禁不了的弹窗,都不知道原来搜狗跟搜狐有关系。

搜狐弹窗里含有大量低质量广告。

如果搜狗不理搜狐,搜狐门户的访问量,更要惨不忍睹。

2017年,搜狗在美国上市,张朝阳和搜狗ceo王小川一起去敲了钟。

王小川算是搜狐大将中硕果仅存的一枚,其他诸如古永锵(优酷创始人)、龚宇(爱奇艺创始人)、韩坤(一下科技创始人,做了小咖秀、秒拍等产品),早早离开,各有天地。

搜狗与搜狐能否情长到老,也是个未知数,毕竟,如今腾讯才是搜狗第一大股东,拥有超过50%的投票权。

上海地铁通道里的搜狗搜索。/图虫创意

业界管搜狐叫“黄埔军校”,可惜的是,知名校友虽多,反哺母校的却没几个。搜狐养人,像个爽快的老父亲,孩儿们一成年就放出门闯荡,不投资、不支持,颇有欢迎挑战的意思。

互联网是个江湖,几大门派圈山夺地,有阿里系、腾讯系、京东系、百度系,却少有人提起搜狐系。

原因很简单,其他门派喜欢扶持儿孙,给钱搭线,利益相连,搜狐却痛痛快快,近乎驱逐儿孙。

搜狐可以复制,但搜狐大楼永远保值。/图虫创意

儿孙们也实在太争气了,一离开家门,身家噌噌向上。潇洒的搜狐剩下了什么?耕耘多年,最值钱的是当年在北京五道口买下的楼,涨到现在,价值几乎等于搜狐的市值——这也许是搜狐投资眼光最精准的一次。

搜狐不是没有努力,相反,它从来是不甘寂寞的。新闻、游戏、社交、视频,什么热门的行当都做过。

可问题在于,搜狐善于先声夺人,也止于先声夺人,在对手们声嘶力竭的时候,搜狐随时保持优雅,不急不躁,要做整片战场上最有风度的军队。

战场不相信风度,搜狐门户、搜狐微博、搜狐游戏、搜狐邮箱、搜狐视频,一步一步,都迈着优雅的步伐沉寂了。

搜狐近年来也投资过一些精品剧。/《法医秦明》

曾经无处不在,如今难觅搜狐

大概是2010年,我第一次去网吧,同学引路,给我打开了“个个都在玩”的游戏——搜狐畅游出的《天龙八部》。网吧里举目四望,的确很多屏幕都是一样的界面。

同学介绍,这个游戏非常棒,风景好看,还有一些文化在里面,他举例说:“要不是玩这个,我都不知道‘举案齐眉’来源于‘梁鸿孟光’。”他帮我选了天山派,id叫“若隐若现”,因为天山派有隐身的功能。

那是我第一次玩端游,之前玩过的电脑游戏,仅限于家里电脑自带的扫雷和纸牌。课间闲聊,《天龙八部》堪称男生之间的社交凭证。

后来,当年的校园歌霸许嵩给这款游戏唱了主题曲,半个班的手机铃声都跟着换成了《半城烟沙》。

上大学后开始看美剧,版权最多的是搜狐视频。最着迷的时候,电脑开一整天,搜狐视频的窗口就开一整天。

知道的第一个爆款游戏,是搜狐的;第一次看《生活大爆炸》,也是在搜狐;头回听说网剧网综,还是在搜狐。

搜狐曾经那样真切地影响过我的生活,入场是高光花路,退场却悄无声息,甚至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“去搜狐化”的。

也许是《天龙八部》在后起者中显得越来越臃肿落后时,也许是在看半小时视频播90秒广告时,也许是在手机新闻和自媒体让人们无需上门户看世界之时。

时至今日,搜狐仍然常提起曾经“第一门户”的光荣。当年与搜狐三分天下的网易和,一个靠着游戏和内容屹立不倒,一个靠着微博站在全民信息链的顶部。他们都不用再提当年的门户。

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“的基因是媒体,阿里的基因是电商,腾讯的基因是社交。那么,搜狐的基因是什么呢?”

张朝阳曾在《煎饼侠》中本色出演。

如今想要回归媒体的搜狐,我们曾经也以为它的基因是媒体。后来,搜狐畅游做出全民游戏,我们又以为此后搜狐的基因会是游戏。再之后,搜狐捧红了大鹏这样的艺人,看似基因要突变成内容……

走到今天,搜狐的好牌一张张出完,对内对外,都只剩一个“初代大佬”张朝阳。或许可以说,搜狐不像一家有完整运行机制的企业,它的基因就是张朝阳本身。

浪子张朝阳,回头难换金

网上盛传张朝阳现在特别努力,每天只睡4个小时。吊诡的是,当年搜狐最为风光的时候,张朝阳的人设一点也不“努力”。

上各种综艺节目、在搜狐自制剧里数度客串,张朝阳对镜头相当热情和执着,这或许也是他一直分外偏爱搜狐视频的原因。他有着文艺青年的风雅和高调,喜欢在聚光灯下,与同好做快乐事。

张朝阳一直深度参与搜狐视频的制作。/@搜狐charles

唱歌、跳舞、上综艺,半裸拍时尚杂志,请孙楠、李冰冰、高圆圆等人组成“美女野兽登山队”,在自己名为“快乐号”的游艇上开派对……

去麻省理工读博后,张朝阳的梦想从科学家变成好莱坞明星。

这个梦想算是实现了一半,他没有拍电影,但活成了娱乐头条的常客。一度成为首富的他,在个人生活上拥有不亚于电影明星的话题度。

买游艇的时候,张朝阳坦言,“如果它不是中国最豪华的,那对我来说意义就小了很多。”在人生的前几十年,虚荣是张朝阳无法克服的本能。

最嚣张的那段时间,张朝阳几乎无心事业,总以为自己稳坐头部,毫无危机意识。2008年赞助奥运会,一句“看奥运,上搜狐”出尽风头,搜狐的市值也在这一年成功越过了对手。

此后,张朝阳带着搜狐傲慢地躺在王座上。两年过去,推出微博,大半年过去了,搜狐才反应过来,匆匆上线搜狐微博,但没能坚持太久。

曾经的“网络三剑客”:张朝阳、王志东和丁磊。/图虫创意

坊间传闻,如今互联网巨头的几位大佬,当年或是求职被张朝阳拒绝,或是因张朝阳的演讲而发愤图强,是张朝阳影响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走向。

谁也不曾想到,影响走向的他,自己却浪得迷了路。等到那些被他影响的人后来居上之时,刚在微博大战中败给的他患上了抑郁症,“有很多恐惧,但都没办法描述”。

张朝阳因为抑郁闭关的一年多里,风云诡谲的互联网彻底变天,等到他整理好自己的精神世界,bat已稳坐头部,旧山河再难收拾。

人设在风光时最好立起,观众对成功者特别好奇也特别宽容。一旦风光不再,哪怕是打出苦情牌,也没人有空来抒发同情。

江湖还是那个江湖,但镜头从搜狐和张朝阳身上转移到了别处,人们有新的首富要学,有新的传奇要追。

2005年张朝阳参加中国互联网大会。/图虫创意

今年55岁的张朝阳,只比马云小一个多月,后者刚卸下重担,成为一名快乐的乡村教师,留下一个仍在凶猛前行的企业。早早享受过人生的张朝阳,还在一线奋战。

面对媒体,他时常追悔自己曾经的傲慢:“人生本身是苦海,快乐是一个副产品。”这和当年那个在快乐号游艇上意气风发的张朝阳,相去甚远。

搜狐,这个张朝阳一手创立的公司从未脱离他的影子,他们的高调和忧郁、荣耀与挣扎皆为一体。

张朝阳兴,搜狐兴;张朝阳苦,搜狐苦。如今张朝阳不兴不苦,勤奋而努力,却无人能预测,他这次会带来一个怎样的搜狐。

《张朝阳:搜狐回归媒体 持续发力社交领域》201910,环球网

《不服老?张朝阳如何带搜狐回归媒体?》201910,和讯名家

《深网丨专访张朝阳:50岁后我才明白,人如何活出个说法?》201904,深网

《张朝阳到底犯了什么错,让搜狐没落至此》201802,吴晓波

✎作者 | 胡不归

欢迎分享到朋友圈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
  • © Copyright 2018-2019 shsmithlaw.com 步古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